台灣女建築家學會

專欄 : 建築相對論

  • 建築相對論【專欄】介紹

    「建築相對論」一詞源自台灣女建築家學會理事長許麗玉為《建築師雜誌》策畫的2018年元月號的「建築評論」特輯中,建築師林家如的文章標題。當時的命題本意是鼓勵人們深入了解建築對人、對環境、對社會、對歷史的影響,並提出觀點討論。

    作者 : 許麗玉

    繼續閱讀 »
  • 許麗玉|建築的記憶,技藝與轉化

    佇在城市街道上看,歷史的影子像是順著從牆角裂縫鑽出來的樹根,有形無形的慢慢佈滿空間內外,探問:什麼是「歷史建築」?有什麼建築的技藝可以處理「歷史」的種種?或許要問的是更接近人的關鍵字:記憶,以及在時空交接處感動所有人的編織手藝。

    作者 : 許麗玉

    繼續閱讀 »
  • 白千勺|「實」擬「虛」境—以材料真實性為主體的典範轉移

    近二十年來,電腦科學與人工智慧呈指數性成長,透過多樣化的載體及應用,已全面滲透至我們的生活中,甚至改變了從日常社交到政治經濟等人類行為的脈動。建築這個向來發展遲緩的領域,還來不及跟上第四次工業革命的腳步前進,卻出現一種「向後退」的趨勢;當Rem Koolhaas 甫宣布2014年威尼斯雙年展的策展計畫,立即引來Patrik Schumacher的嚴厲抨擊,甚至在兩年後說出了:「關掉這個雙年展吧!」的評論。

    作者 : 白千勺 / 倫敦建築聯盟AA Design Research Lab 畢

    繼續閱讀 »
  • 白千勺|必要的冒險—突破邊界的設計研究 專訪 Jenny Sabin, Anna Liu 與李綠枝

    一年多前,筆者在倫敦參加了一場以 "Unbuilt: Considering the Unbuilt Contribution to Built Environment"「未完成:思考從未落實的建築為已建造的環境之貢獻」為題的女性建築論壇。六個主題段落:引言、抽象、創新、進化、變革、生命力,共18位女性建築相關從業者輪番發表,從各自的角度回應主題進行對話。與談人橫跨世代,理論家、建築師、結構工程師、立面工程師、攝影師、工會主席、藝術家和策展人等。

    作者 : 白千勺 / 倫敦建築聯盟AA Design Research Lab 畢

    繼續閱讀 »
  • 張文婷︱社區改造再定位-建築師角色的多元可能性

    這個對於建築師角色的隱喻,即使到了現代也讓人深思:建築師如何在他們所在的環境當中持續為人建設真正居民所需所用的介面,並對建設物的角色扮演持續反省?這些建設將會對當下的社區環境產生甚麼樣的正面影響?建築師若要為地方帶動改變,要如何從純粹業主-建築師-施工方的關係裡跳脫出來,去主導建築在社區改造上的新可能性。這一期關於社區改造再定位的討論,會把重點放在三個地域上建築師如何針對他們面臨的社區經營的議題與面向做闡述。

    作者 : 張文婷

    繼續閱讀 »
  • 史可蘋︱居住,與人們的生活──訪談建築師與她們的住宅想像

      當我們大多數習慣了現代集中居住的住宅與生活模式,那些建築師所想像眾多單元裡的這些「居民」,這些人們的生活是什麼樣子?這樣的住宅是什麼樣態?該如何去提供人們更好的居住生活品質?如何讓人們在其中觸發更多的生活經驗?延續今年台灣十月在松山菸廠的社會住宅展,本期建築相對論壇讓我們先回到最初,那些居住空間裡的人們;從過去人們在住宅的生活發展樣態,到那從個人轉變成為集體的住宅空間間的生活變化;再由三位建築師的故事與訪談: Mecanoo的 Francine Houben建築師、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的 張清華建築師,與原典創思顧問有限公司的 施汎昀建築師,藉著她們自身居住與生活的經驗,聽聽她們述說她們心中的住宅與生活的想像,看看她們怎麼把「人們」放進她們的住宅中,激起更多以「人」為中心的住宅樣態的想像。

    作者 : 史可蘋

    繼續閱讀 »
  • 李思敏︱地景的啟示-生態、生活與情感的集結

    本次「建築相對論」有幸訪問三位不同世代的「景觀建築師」:Kathryn Gustafson(Gustafson Porter + Bowman)、郭中端(中冶環境造形顧問)、與宋鎮邁(Ecoscope一口規劃設計顧問)。除了聆聽他們分享各自的理念、創作故事、與對專業領域的觀察,也邀請他們談論何謂當代最重要的地景議題。三位專業者對於文化、生態環境、與當代生活的關懷,既相同又不同。我們能否從中窺見當代地景議題的完整面貌?也嘗試闡述自身的「地景觀」呢?

    作者 : 李思敏

    繼續閱讀 »
  • 林家如 | 非學非校,教育的代名詞

    前言
    幾年前非常熱門的校園電影《我的少女時代》描述著1990年高中女生的青春愛情故事。劇情裏永遠不相信學生的訓導主任,帶著厚重近視眼鏡以聯考為目標的女主角,升學教育掛帥下A段班和B段班井水不犯河水的潛規則,便於巡視的單邊走廊的長條教室,以及男主角被罰跑50圈的大操場和司令台等背景,都是能引起台灣五六年級生共鳴的校園回憶。當年的填鴨式教育,以集中管理取代個別發展的壓抑氛圍,學生努力背著必須運用諧音才記得住的歷史事件,讀著一生都沒去過也不知道在哪裏的外國地理以及經濟作物,聽著老師自己發音都不甚正確的英文句型,練習一輩子都不會再用到的Sin/Cos及θ。以聯考為導向的教育制度,主導了我們的「少女時代」共同的校園空間。學校成為將知識打包分類塞到學生腦袋的工廠生產線,而一群青少年男女就有如加工生產出來的罐頭。裝的不夠滿的產品,就被聯考制度無情的下架進入冷凍食品區。「學校」和「教育」兩個詞,長期被畫上等號。然而,「學校」到底是個制度,機構,還是個場所?制度會如何影響學校的校園規劃,而學校又該如何提供教育的多元想像?本期的建築相對論 「學校建築」,將聚焦在戴嘉惠+林欣蘋(下文簡稱戴+林)2002年後回台灣開業至今參與的幾個學校建築。透過與兩位建築師說明她們這十幾年參與的校園公共工程的軌跡,加上參與討論的WAT(台灣女建築家學會)理事長許麗玉建築師對台灣教育政策的補充說明,和筆者自身校園記憶重疊出來的脈絡重疊對應後,我們得以觀察出這些年台灣校園規劃的硬體需求如何因應著國家政策變遷,都市計劃發展,人口結構改變,教育改革,災後重建以及地方再生等因素,不斷被覆寫,重組,填空,局部刪除再置入的故事。

    作者 : 林家如

    繼續閱讀 »

分享